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 > 自驾游 > 追梦达喀尔

追梦达喀尔

www.auto0663.com  2013/1/24 10:09:05  揭阳汽车网

`

这是全球最著名的拉力赛。尽管每年都有参赛者丧生,全程赛事完成率不到40%,但达喀尔对于未知和自我的挑战,征服大自然的快感,勇气与智慧并重的体验,让全世界追寻梦想的车手们朝思暮想。达喀尔拉力赛,名副其实的“追梦之旅”。

 

 

达喀尔拉力赛创办之初,以“巴黎-达喀尔”赛闻名,因为起点源自法国巴黎,经过艰难跋涉,到达塞内加尔的达喀尔。但由于西非国家毛里塔尼亚的紧张局势,2008年,达喀尔一度停办。最后出于安全考虑,达喀尔拉力赛放弃了传统比赛路线,自2009年起,转战南美洲(自阿根廷到智利)。图为1982年达喀尔拉力赛,129台摩托车和250辆汽车在法国协和广场聚集,整装待发。

 

达喀尔拉力赛分为摩托车组(含全地形车子组别)、汽车组(范围从小型车到SUV)、卡车组。许多著名的汽车厂商为达喀尔的恶劣环境专门开发新技术,以此来测试车辆性能,并向外界展示品牌的品质。几乎所有的参赛车辆,都经过一番脱胎换骨的改装。图为2002年,一辆参赛车在沙漠中奔驰。

 

 

摩托车组分为3个组别,第一组是马拉松组,参赛车辆几乎未经改装;第二组是超级组,参赛车辆经过大幅度改装;这两组的参赛车辆又又根据引擎功率分别细分为451CC以上和以下两种车。第三组是四轮车组,根据引擎功率细分为500CC以上和以下两种车。自2012年开始,两轮摩托功率被限死在450CC。历年摩托车组的冠军,被本田、KTM、雅马哈和宝马几大车队瓜分。图为2010年达喀尔赛,一名摩托车组选手在比赛中。

 

 

汽车组分为3个组别:T1\T2和无限制组。其中T1又叫超级改装组,参赛车辆都是经过大幅改装的越野赛车;T2又叫量产改装组,参赛车辆都是在量产越野车的基础上加以改装,但不得改动原车的设计元素;无限制组参赛车是符合FIA竞赛规则,但排量或重量超标的赛车。(原则上,汽车组参赛车总重不得超过3500千克)图为2013年,汽车组某参赛车跨越河流。

 

 

卡车组参赛车辆都是超过3500千克的“怪兽”,被细分为两个组 T4/T5。其中T4组是参赛组,而T5组是后勤组,T5的车辆只负责在露营地之间运送补给,保证比赛的运转。在特定赛段,T4组赛车也可能会投入到装备补给,但须经过组委会确认。T4组又细分为两类:T4.1是量产卡车;T4.2是改装卡车。80年代,卡车组的竞争异常激烈,DAF和奔驰车队为赛车装备了双联发动机,输出功率高达1000马力;此后,俄罗斯的卡马斯等知名卡车制造商将赛车性能提得更高。2000年之后,卡车组的比赛俨然成为各大重型车制造商展示实力的对决场。图为2009年,一辆参赛卡车在泥浆中挣扎。

 

 

1977年,富家公子蒂埃里-塞宾在一次驾车冒险中在沙漠中迷失,经历九死一生的他决定创办一项全新的拉力赛事,有别于传统的赛道和公路车赛,让冒险者们在极端环境中挑战自我,感受生命真谛。1979年,达喀尔拉力赛正式登场。图为1986年,蒂埃里-塞宾在达喀尔途经的阿加德兹考察。

 

 

蒂埃里-塞宾对达喀尔拉力赛的定义是:“对于参加的人来说,这是一项挑战;对于没参加的人来说,这是一个梦想。”比赛允许业余和职业车手同场竞技,其中80%的参赛者都是业余爱好者。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,达喀尔拉力赛的路线、规则等几经变迁,但创办人赛宾的冒险精神却得以传承,并在多年后,指引达喀尔成为全球最富盛名的拉力赛事。图为2010年达喀尔,一辆赛车俯冲下沙丘。

 

 

蒂埃里-塞宾在生死边缘萌生了创办达喀尔拉力赛的念头,最终,他也用生命祭奠了信仰。1986年1月14日,他在驾驶直升机勘察达喀尔路线的途中,飞机低空飞行时忽然遭遇沙暴,失控坠落,塞宾身亡,同机的另外四人无一生还。图为1985年塞宾在达喀尔赛道上进行勘查。

 

 

创办人意外去世,似乎印证了这项赛事的残酷。在此后的30多年中,死亡阴影始终笼罩着达喀尔拉力赛。2013年达喀尔:一辆救援车与出租车相撞,造成2死7伤。从1979年创办至今,在达喀尔拉力赛中丧生的人员已经超过60个,其中25人是参赛车手。其他的则包括围观的观众、工作人员等等。图为当地时间2010年1月2日,阿根廷科尔多瓦,德国车手Mirco Schultis的赛车在观看区附近发生意外并撞进现场人群中导致人员受伤,事发后现场救助人员在安慰被撞倒在地的一名观众。

 

 

达喀尔的艰险,凭勇气和经验,无法完全战胜,很多时候,要祈求幸运女神的垂怜。2005年,两届达喀尔摩托车组冠军得主,意大利车手法布丽泽奥-梅奥尼车祸身亡;2006年,41岁的澳大利亚KTM车队摩托车车手安迪-科尔德考特,在自己的第三次达喀尔征途中,遇难身亡,他是2006年第三赛段的分冠军。接二连三的惨烈事故令组委会下决心修改规则,让赛事变得更安全,手段包括:限速、强制车手在长距离赛段中休息、降低油耗等等。2005年达喀尔,法国KTM车队车手Cyril Despres在得知自己的意大利队友法布丽泽奥-梅奥尼因车祸身亡后,失声痛哭。

 

 

2009年达喀尔赛,KTM车手Pierrick Bonnet在过一个坡时摔倒在地,在他之前,一辆赛车已经翻车。

 

 

2009年达喀尔,一名车手在翻越沙丘时前轮陷入沙坑,他试图靠双手挖掉沙子,使汽车得以前行。

 

 

2012年达喀尔,一名车手在过河时车辆失去平衡,栽倒在河床上。

 

 

每年的达喀尔赛事转播覆盖超过190个国家,能吸引数以10亿计的全球观众,而比赛所经之地,也会受到当地民众的热烈追捧,有时候,是太热烈了。1988年,总共死了6个人:3个参赛选手,3个观众,其中包括一名10岁的小女孩和她的妈妈。还有一年,DTF车队的法国卡车手在穿越一片森林时引发了山火,火势蔓延到旁边的铁轨上正在穿行的火车,造成3名乘客死亡。图为2013年达喀尔,一对情侣在路边遥望赛车。

 

 

参加达喀尔的比赛危险;现场看达喀尔的比赛危险;为达喀尔提供后勤服务,也很危险。创办人塞宾就是在直升机低空勘察沙漠路段时遭遇沙暴身亡的。而在达喀尔的比赛中,也屡次出现直升机坠毁、后勤车翻车等等事故。2009年,中央电视台在直升机上追踪报道中国车手卢宁军时,直升机忽然失去动力,直接坠毁,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图为2011达喀尔,直升机超低空监控赛车前行。

 

 

2004年达喀尔,法国电视台的转播飞机坠毁,所幸没有人员伤亡。

 

 

达喀尔的高死亡率,主要是以下几个因素造成的:第一:赛道险峻,达喀尔的多个赛道都是无人区,未经任何开发,路况叵测,极易造成翻车、迷路等;第二:赛程苛刻,紧凑的赛程让车手们没有喘息之机,很多车手为了节约时间,休息不足,疲劳驾驶;第三:途径区域很多经济极度落后,加之视野差,围观的观众容易被误伤。图为2012年达喀尔,车手们在比赛间隙席地而睡。

 

 

死亡,是最极端的情况,征途中,有太多的困难等着车手们一一克服。美洲大陆天气多变,车手们白天要经受40多度高温的炙烤,晚上则要在零下苦熬。巨大的温差和复杂的地形,让爆胎、翻车、掉坑成为家常便饭。时不时还会出现赛车散架甚至是自燃的现象。图为2012年达喀尔,一辆赛车自燃被彻底烧毁。

 

 

由于赛段多在偏远地区甚至是无人区,通讯是一大问题,一旦车手迷失了方向,很难立刻找回,而为了提速以及节约时间,车手们往往不会储备干粮和食物,以致面临断水断粮的窘境。图为车手途中补充水分,围观的观众向他要水喝。

 

 

喀尔赛段与赛段之间的休息站尽管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:为选手提供临时的洗漱台、提供食物和休息帐篷等等,但始终都是建立在戈壁荒漠之中,条件简陋。车手们在漫长的征途中,体能的储备和恢复,是一个极大的考验。图为2009年达喀尔,一名车手完赛后在休息区内,嘴唇完全晒伤,疼得呲牙咧嘴。

 

 

2011达喀尔,车手在休息区按摩放松。

 

 

 

2012达喀尔,车手在发车前抓紧最后的时机,躲到车下小憩。

 

 

2012达喀尔,车手在休息区支起睡床放松。

 

 

2012年1月9日,智利,达喀尔第八赛段休息站,车手们在休息站临时布置的洗刷台上剃胡子和刷牙。

 

 

尽管达喀尔如此艰险,但对于热爱挑战自我、挑战自然,在极端环境中追寻自我价值的勇士而言,达喀尔并非噩梦,而是乐土,是梦想得以实现的天堂。有许多名人参加过这项赛事。1982年,英国首相“铁娘子”撒切尔的儿子:马克-撒切尔在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时迷路,他和导航员、技师三人在茫茫大漠中失踪了6天,最后出动了直升机队进行地毯式搜索,才找回了三人,所幸三人均安然无恙。图为马克-撒切尔和他的导航员。

 

 

此外包括摩纳哥王储阿尔贝、一些好莱坞的明星都参加过达喀尔的比赛。特种兵出身的卢宁军是参加达喀尔的中国第一人,2004年他第一次参赛未能完赛,2004、2006、2009年都参加。2006年,徐浪第二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,跑出了汽车组第19名,这一成绩,至今无人超越。2008年,徐浪在参加国内某越野赛时,于俄罗斯境内的终点赛段不幸遇难,年仅32岁。如今,周勇、魏广辉等越来越多的后起之秀踏上了达喀尔的艰难征程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中国人也能创造登顶达喀尔的奇迹。图为代表成都农商银行车队参赛的中国车手。

 

 

很多人觉得达喀尔太过残酷,是在用生命在追寻冒险的刺激。然而,也正是这种极端的理想主义,让人们看到生命的力量。2013年,英美伤残老兵组成了“为康复狂飙(Race2Recovery)”车队,出征达喀尔。这支车队里所有的车手都经历过战争的洗礼,在生与死的边缘幸存,他们来到达喀尔,寻找各自生命中的新挑战,或者说,活下去的动力。图为参加2013达喀尔的Race2Recovery车手。

 

 

汤姆-尼斯韦,Race2Recovery的领航员之一,他在阿富汗战场上遭遇地雷,失去了双腿和左臂。原本是一个乐观大男孩的尼斯韦,在痛苦的康复过程中遇到了哈里斯(在阿富汗战争中受伤,一条腿膝关节下被截肢),两人一拍即合,组建车队参加达喀尔赛,为伤残老兵募集善款,让队员们重塑生的勇气。如今,车队已经壮大到28人。尼斯韦还在比赛中与24岁的漂亮姑娘瑞秋-帕特森相恋。图为汤姆-尼斯韦和女友在达喀尔的比赛中。

 

 

达喀尔也不仅仅是男性的天下,每年,都会有不少女车手参加比赛,她们“巾帼不让须眉”的英姿,点缀了达喀尔的漫漫征途。2001年,德国车手朱塔-克莱恩施密特成为达喀尔历史上第一个赢得汽车组冠军的女车手。图为朱塔-克莱恩施密特展示达喀尔冠军奖杯。

 

 

达喀尔拉力赛自创办之初,就一直备受争议。除了高风险外,外界批评主要集中在达喀尔对于途径区域生态造成的破坏。自达喀尔移师南美洲后,已经有数个承办地区抗议,达喀尔沿途丢下大量的垃圾,还破坏了当地本已脆弱的植被。图为2001达喀尔,一名车手带着孩子在路边撒尿。

 

 

那些希望达喀尔能刺激当地经济的承办地区同样失望,因为达喀尔对于经济的刺激作用微乎其微,赛事参与者几乎不会从所过区域购买物品。相反,赛事期间,当地的交通事故飙升,时不时出现车祸死人的惨剧。图为2013达喀尔,一名翻车的选手。

 

 

早在达喀尔拉力赛早期,残酷而激烈的比赛中不断有人罹难,人文主义传统深厚的法国一度怨声四起,当时正是国际上各种人权、环保组织影响日盛的年代,反对者将其怒斥为“第一世界的冒险家们跑到第三世界的一场豪赌狂欢节”。随后赛会组委会经讨论已经初步决定取消这项“危险的游戏”。图为2011达喀尔一景。

 

 

但创办人塞宾的父亲坚持认为儿子的信念就是征服自然挑战自我,只要这种精神还存在,达喀尔拉力赛就应该继续。最终,塞宾的遗愿得到了继承,并在一代代人的传承中逐渐发扬光大。

 

 

达喀尔拉力赛:以生命为赌注,以信仰为动力,奔驰于崇山峻岭、漫漫黄沙,艰险是梦想实现途中的点缀,达喀尔:追梦者的征途,因为梦想,所以壮美。

 

 

 

 

相关新闻

团购报名

选择车型:    *
计划购车时间:
付款方式: 全款 按揭
姓  名:  *
手  机:  *
留  言:

网友评论

网友昵称:   匿名发表
可用表情: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验证码:

官方QQ群

车型点击榜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服务条款
潮州市顶丰广告策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08-2012 Auto0768.com,工信部网站备案号:粤ICP备19089615号-2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(ADD):潮州市枫溪区池湖村大墩路1号 客服电话(TEL):86-0768-2616006
传真(FAX):86-0768-2616006 服务邮箱:market@auto0768.com 邮编(P.C):521000